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园的博客

文化交流阵地,心灵沟通家园;一方田园可养终生,一眼天地可怡情致。

 
 
 

日志

 
 
关于我

性情温柔,心态良好,生活规律,锻炼起早,善于思考,勤奋辛劳,饮食节制,注意体貌,讲究缘分,关心周到,研究保健,生命重要,培养素质,积累提高,追求事业,完美必要。

网易考拉推荐

美媒:F35与歼31谁更强?若开战美将付高昂代价  

2016-09-23 10:28: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美国《国家利益》杂志9月20日报道,美国研制的F-35战斗机受到外界广泛争议,是人们讨论最多的战斗机之一。其原因包括:研发费用太高,研发和后续升级的总费用达到1万亿美元;需要许多先进技术,而这些技术似乎全部来自于科幻小说;需要的数量太多。

资料图: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新华社记者焦敏摄

资料图:美国国防部长卡特。新华社记者焦敏摄

如果F-35在实战中碰到其它先进战机,谁会获胜呢?这些战斗机可能是升级版的F-15、中国新一代隐形战机歼-31,也可能是俄罗斯第四代战斗机苏-35。军事专栏分析人士戴夫-马宗达对此进行了预测,其内容如下:

最近透露的资料表明,中国沈飞工业集团研制的歼-31不仅外形与美国F-35非常形似,在空气动气学方面也非常接近。不过,外界真正关心的是,中国在雷达和发动机等子系统研发方面取得的进展。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军工企业是否能够将所有的技术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从外形来看,歼-31与双发战斗机F-35长得非常像。外界认为,中国获取了美国的制造技术,然后研制出歼-31,对美国战机拥有一定的抗衡能力。一名美国高级飞行员曾经说:“我认为,中国新型战机最后能够与美国第五代战斗机展开直接竞争。”

但是,中国军队不需要派遣战机与F-35进行正面交锋。解放军只需要对美军造成足够的破坏,使其难以承受高昂的作战代价就可以。F-22战机的主要设计目的是获取制空权。即使F-22与中国歼-11的战损比率为1比30,美国也只有120架F-22“猛禽”战斗机。而F-22与中国歼-31或歼-20的战损比率为1比3。这意味着,两国交战将使美国遭受严重的损失。美国一名高级空军官员称:“如果歼-20和歼-31参战,美国战机即使拥有1:3的战损优势也会让美军付出高昂的代价。”

与美国先进战斗机相比,歼-31的电子装备可能比较弱,具体表现在雷达、红外线搜索和追踪系统、数据链和传感器信息融合。其中,传感器信息融合技术的差距比较明显。完善单一硬件的性能比较简单,但是将大量传感器和外部平台提供的数据综合在一起非常难。即使F-22也曾经无法将战术数据链系统Link-16与其它传感器提供的数据融合在一起,直到“增长3.2A软件”升级后才得以解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研制F-35时也碰到了这个问题,拖延了研制进度。同时,美国空军官员也一直担心F-35的软件性能。

其次,外界还担心中国的制造能力是否可以满足歼-31的要求。制造隐形战斗机对质量控制非常严格。例如:美国F-22和F-35的误差标准达到了万分之一。中国从来没有显示出其质量控制能够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无法制造出性能稳定的发动机。因此,中国战斗机要想追上美国第五代战机还需要一段时间。

虽然歼-31在技术方面落后于F-35,但是中国正在投资研发新型远程导弹霹雳-15。这款导弹的性能看起来非常类似于欧洲“流星”超视距导弹。与“流星”类似,霹雳-15在动力方面也采用了喷气发动机,射程非常远,其末端性能远超美国的AIM-120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

自从美国空军官员对此发出抱怨以后,美国空军作战司令似乎开始认真对待中国导弹造成的威胁。美国空军作战司令部指挥官卡莱尔说:“霹雳-15的性能和射程较强,我们必须想出应对它的办法。”

外媒:美国将武力当万能灵药 结果却惨不忍睹

美国《外交》双月刊9/10月一期发表安德鲁·巴切维奇的一篇文章,题为《结束无休止的战争:一个务实的军事战略》,摘编如下:

在冷战期间,美国更喜欢节约使用(而不是挥霍)其军事力量,出发点不是战斗,而是保卫、威慑和遏制,冷和平显然比核激变更可取。当美国决策者偏离这一原则,试图在1950年统一朝鲜半岛以及在上世纪60年代向越南部署战斗部队的时候,其结果证明是极其不幸的。

节约使用并不意味着胆怯。为了赋予遏制政策可信性,美国曾在西欧和东北亚派驻大量军队。对于无力自卫的盟国,美国守卫部队提供安全保障,从而培养出一个有利于复苏和发展的环境。随着时间推移,曾被认为脆弱的地区实现了稳定和繁荣。

不过,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有关武力使用的官方思想发生了彻底改变。1991年在时任国防部负责政策的副部长保罗·沃尔福威茨的支持下起草的《防务规划指南》草案暗示了这种正在出现的情绪。仅仅避免战争已经无法满足需要。该文件描绘了由美国“战胜共产主义”以及打赢伊拉克战争所“塑造”的世界秩序,指出了“以有利于美国的方式塑造未来安全环境”的机会。

塑造未来——这是一项值得肩负历史使命的超级大国去从事的事业。为此类期望增添一种貌似有理的外表,将是对美国军力的洋洋得意的礼赞。到上世纪90年代初,诸如“防御与威慑”之类的概念显得有些胆怯(如果不是完全懦弱的话)。那个时代的一份陆军战场手册曾认为美国军队有能力“在几乎任何条件下的世界任何地方的战场上及战场外取得快速、决定性的胜利”。于是曾经被认为是一种粗鲁手段的武力,被当作一种万用的凿子来使用。

很少有一种听起来无害的命题产生过比这更为严重的危害。按照塑造未来的要求,军事行动主义成为当今的风尚。历届政府不是坚持某种原则性的战略,而是屈从于机会主义。参照一份美国被要求解决问题的事项清单,被青睐的解决方案往往涉及扬言或实际使用武力。

让这把凿子投入运转导致了一种不加选择的干预模式。在“9·11”之后,对美国军力效能的信心可能达到了顶峰。利用他披着意识形态伪装的“自由纲领”,乔治·W·布什接受了预防性战争理论,一开始就把矛头对准所谓的“邪恶轴心”。美国军事政策变得极其错乱。

到今天仍然是如此,美军或多或少地在永久性从事持续的战争行为。在一个又一个战区中,战事爆发、退潮、流动并最终慢慢演变为某种模糊的结果,直至重新爆发或者被其他地方的新一轮战事所掩盖。战争并没有真的结束。与此同时,仿佛是在采用自动驾驶模式,五角大楼累积起新的义务,扩大其全球足迹,并没有察觉到这样一种可能性,即在世界的某些地方,美军可能不再被需要,而在另外一些地方,美军的存在可能是有害的。在冷战期间,和平看起来从来都是遥远的前景。即便如此,从杜鲁门到里根的历届总统都把和平称为是美国政策的终极目标。今天,“和平”一词几乎从政治讨论中消失了。战争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下一任美国总统将继承许多迫切的国家安全挑战,从俄罗斯的挑衅到影响大部分伊斯兰世界的混乱,美国人将指望华盛顿对这些问题以及其他目前还没有遇见到的问题中的每一个作出响应。在相当大的程度内,这种反应的有效性将引出决策者是否有能力辨别美军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不需要做什么以及不应该做什么的问题。

作为恢复对于美国政策的远见和良好判断力的一个先决条件,下届政府应当颁布新的国家安全学说。在这么做的同时,它应该迅速采取行动,最好是在其上任的头100天之内,此时总统权力受到最低程度的限制,而且其主动采取行动的能力尚未被日复一日繁忙的危机处理而耗尽。

这一学说的主题应该是实用主义,同时对近期错误估计的清醒认识将提供未来政策的依据。在向前奔跑之前,先清查存货。毕竟,在阿富汗、伊拉克及其他地方,美国军队已经作出了相当大的牺牲。五角大楼已经花费了巨额的金钱。然而谈到承诺的结果——抑制混乱、促进民主、推进人权、压制恐怖主义,美国却极少有可以展示的东西。(编译/曹卫国)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